当前位置:首页>生鲜食品

冬虫夏草被确认根本不抗癌 它凭啥价比黄金 到底是虫还是草?

2017年10月31日     来源:中国网财经     编辑:zengyan      
它凭啥价比黄金?冬虫夏草被确认根本不抗癌,有药店仍宣称其抗癌功效。“冬虫夏草”,仅听名字就觉得奇怪。虫是动物,草是植物,它到底是虫还是草?冬虫夏草神话已破灭,你还会继续服用吗?

冬虫夏草被确认根本不抗癌 它凭啥价比黄金 到底是虫还是草?

冬虫夏草被确认根本不抗癌 它凭啥价比黄金 到底是虫还是草? 

最新研究揭示冬虫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但走访发现药店宣称其抗癌功效

国际知名科学杂志《细胞》子刊《化学生物学》在线近期发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成树团队完成的研究成果,认为根据基因及产生模式,冬虫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虫草素和喷司他丁。相反,广泛分布、价格低廉的蛹虫草却含有这两种成分。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冬虫夏草就开始作为高营养价值的滋补品被持续热炒,加之产量稀少而价格飙升,有媒体将冬虫夏草称之为“软黄金”。与此同时,因砷含量较高等原因,冬虫夏草的滋补功能也一度引起争议。国家食药监总局曾明确提示,长期服用冬虫夏草有“较高风险”。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十多家药店发现,部分药店工作人员仍宣称冬虫夏草有抗癌功效。

部分药店宣称冬虫夏草有抗癌功效

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告诉新京报记者,从来没有证据证明冬虫夏草具有抗癌的功效,“冬虫夏草所谓的抗癌其实都是营销过程中产生的概念,是一种营销手法”,“如果老百姓对这样的研究结果没有较为普遍的知晓,可能还会有不少人愿意相信。”

10月25日、26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十多家药店和冬虫夏草专营店,也证实了这一“营销手法”的存在。

在北京市东城区的白塔寺药店,新京报记者以购买礼品为由询问店内冬虫夏草的功效。工作人员称其有提高人体免疫力、补肾、抗癌的功效,“要不为什么那么贵,很多人都是冲着这个功能(抗癌)来买的。”新京报记者发现,店内所销售多款冬虫夏草礼盒均为吉安广润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生产。随后,新京报记者以咨询为由,向该公司崔姓经理求证,对方表示产品具有抗癌功效。

类似的情况在其他药店也存在。在北京南锣鼓巷附近的希元堂,店员也宣称冬虫夏草具有抗癌功效,并且卖得不错,“冬虫夏草有阴阳双补、抑制肿瘤的功效,很多肺癌病人都在食用,没有患病的人食用后也可起到预防的作用。”这里的冬虫夏草产品由青海省西宁雪峰特种药材有限公司生产,新京报记者以同样理由致电该公司,对方表示,虽然产品外包装未标注功效,但冬虫夏草产品对提高人体免疫力有好处,尤其是肺部疾病,可以起到辅助抗癌的作用,但得长期服用。

仅有北京协和医院附近的同仁堂药店工作人员说,冬虫夏草就是一种中药材,“我们是按药典来说它的功效,药典上和中医上没有癌症这个说法,没有任何药上会写它能治疗癌症”。

另外,部分经营冬虫夏草的专营店情况不容乐观。走访发现,位于灯市口附近的一家极草专营店已经关门,王府井附近的一家仍挂有冬虫夏草专营的店面已经成为一家美容店。

在电商平台,冬虫夏草的销售依旧火爆。新京报记者在购物网站以“冬虫夏草”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出现的商品超过900种,平台数据显示,某商家1克4条的虫草礼盒月销量超过6000个。

冬虫夏草市场规模曾经一度膨胀

我国传统中医药学和绝大多数学者所指的冬虫夏草,是特指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生蝙蝠蛾科昆虫冬虫夏草蝙蝠蛾幼虫尸体的复合体,主要产自青海、西藏、四川、云南、甘肃等地海拔4000米至5000米的高山草甸中。

根据《中国药典》(2015版),冬虫夏草的功能主治为补肾益肺,止血化痰。用于肾虚精亏、阳痿遗精、腰膝酸痛、久咳虚喘、劳嗽咯血。

作为中草药中的明星产品,冬虫夏草价格曾持续高位,一公斤达十几万元。而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官方网站中药材天地网10月26日显示,根据安国药市行情,2000条青海产冬虫夏草的价格目前为180000元,与上半年200000元的价格相比,降幅并不明显。另据国家统计局青海调查总队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青海全省冬虫夏草价格同比上涨10.36%,其中涨幅最高的第二季度同比上涨17.84%。

作为A股市场上唯一一只纯正的“虫草概念股”,冬虫夏草纯粉片“极草”的生产企业——青海春天在2014年甚至创下超过20亿元的营收规模。

冬虫夏草保健食品企业寻求转型

对冬虫夏草保健食品企业来说,2016年是一个转折点。2016年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称,在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发现,砷含量为4.4至9.9毫克/千克。冬虫夏草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有关专家分析认为,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毫克/千克,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存在较高风险。

2016年3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通知,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目前,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春天药用已被要求停止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试点以及相关产品生产经营。而在更早的2010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就发文,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

国家食药监总局明确冬虫夏草的“身份”后,曾为公司贡献近八成业绩的绝对主力产品受挫,青海春天也遭遇致命打击,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31.49%。公司随后开始转型,广告业务逐渐成为其主要营收来源。

冬虫夏草“神话”破灭并非包治百病 被确认根本不抗癌

羊城派

最近,一篇学术论文令人震惊:国际著名学术期刊《细胞·生物化学》在线发表文章称,冬虫夏草中不含抗癌物质“喷司他丁”,更不含由此生物合成产生的虫草素。

这篇来自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学术团队的论文还指出,虫草素含量过高的真菌还具有细胞毒性,因此人们不宜过多摄入虫草素。

一石激起千重浪!该论文所指的冬虫夏草,在很多人眼里曾是“神草”,不仅能保健,还“包治百病”,甚至能抗癌。因此价格一路攀升,近40年涨了上万倍!

那么,本是一种草药的冬虫夏草,为何成了神话?

到底是虫还是草?

“冬虫夏草”,仅听名字就觉得奇怪。虫是动物,草是植物,它到底是虫还是草?

其实严格来说,冬虫夏草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一种真菌。

在海拔3800米以上的高原草甸中,生活着一种飞虫叫蝙蝠蛾。每年夏天,它们在花草间飞舞,在花瓣和草叶上产卵。虫卵孵化后的幼虫钻入泥土,吸收植物根茎营养,逐渐长得洁白肥胖。

本来幼虫会继续成长,然后变成蛹,再羽化成蛾。然而这时一种真菌的加入,改变了它的生命历程。

高原上有一种真菌,夏天时它的孢子四处播散,遇到蝠蛾幼虫便进入其体内。真菌吸收幼虫的营养,开始萌发菌丝。

虫和真菌共生一段时间后,随着菌丝的发育,蝠蛾幼虫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幼虫蠕动到距地表3-4厘米的地方,头上尾下而死。这个阶段叫“冬虫”。

蝠蛾幼虫死了,它体内的真菌却还活着。第二年天气渐暖,地面冰层融化,这时菌丝已充满整个虫体,便从虫口中钻出,变成一株紫红色“小草”从积雪中探出头。“草”高约3-5厘米,顶端有个菠萝状囊壳,那里将发育出新的真菌孢子。这一阶段叫“夏草”。

蝠蛾幼虫生命中断了,真菌却继续走完了一生。这个拼接起来的生命过程形成的虫菌共生体,就是“冬虫夏草”。

原来是“中国特产”

“冬虫夏草”常被人们简称为“虫草”。其实全世界虫草类真菌有上千种,冬虫夏草只是其中一种。常见的虫草还有蝉花虫草、蛹虫草、亚香棒虫草、珊瑚虫草等。

冬虫夏草是中国特有物产,只在我国青藏高原出产,且产量稀少。产地分布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流域上游。东起四川凉山,西至西藏普兰;北起甘肃岷山,南至喜马拉雅山和云南玉龙雪山。

这个范围涵盖五个省份: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就各地产量来说,西藏最多,约占全国冬虫夏草总产量的41%,青海占33%,云南和四川各占11%-16%上下。

挖掘虫草的最佳时期,是夏天冰雪开始融化而未完全融化时。这时虫草露出地面,在雪地上很容易发现。等积雪完全融化,虫草淹没在杂草间,再找就难了。

并且,刚长出的冬虫夏草药效最好。这时虫草很饱满,子座(“草”的部分)长度适当。如果再晚些,虫草生长过度,虫体中空干瘪,子座过长,药用价值就低了。

冬虫夏草的采挖过程也很有讲究,虫体和子座都不能挖断,断了不值钱。挖出后趁潮湿除去外层泥土,然后晾晒风干。

虫草难找,很多人趴在地上一整天也找不到几根。有经验的挖草人发现一根后会在附近继续找,一般还能找到。最密处一平方米可找到10-20根。

它凭啥价比黄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滋补类药材需求量上升。完全野生的冬虫夏草产量稀少,因此价格在不断攀升。

有媒体在青海虫草产地做过调查,上世纪70年代当地冬虫夏草每公斤只要7元,到了2015年,最便宜也卖到每公斤7万元。40年涨一万倍,平均一年涨250倍!

这还是原产地的价,经过加工炮制、精选包装,到各大药店价格更高。市场终端往往是以克论价,价比黄金。

和很多存在泡沫的行业一样,冬虫夏草背后也有商家炒作。各种“权威”说法满天飞,把冬虫夏草包装成了“包治百病”的万能神药。

尤其随着癌症发病率的飙升,有人给冬虫夏草贴上了“抗癌”标签,且越炒越神。很多患者花巨资买来“救命”。也有“不差钱”的人“宁可信其有”,当保健品长期服用。

当然还有社会不正之风的推波助澜,把冬虫夏草等名贵中药材与艺术品、奢侈品、文物古董等一样当作礼品送人。

也正因如此,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飞上天”的价格应声而落。不过基于其社会认同的滋补功用,相比其他药材,价格依然十分昂贵。

利益驱动下,市场上也出现了一些不法行为。有的商家故意混淆产地蒙骗消费者,把普通虫草当冬虫夏草卖。比如用产自安徽的“亚香棒虫草”冒充冬虫夏草;还有人用长相相似的植物根茎冒充冬虫夏草,如草石蚕等。

还有商家以次充好,把断草接起来卖,把死草弱草当优质品卖。甚至有商家公然造假,用模具将面粉类物质挤压成虫草形状售卖。为增加重量,还有商家在虫草内塞金属丝、注水银等,其影响更恶劣。

还有商家借助虫草神话打擦边球牟利。比如一些饭店抬高“虫草花”类食品价格忽悠消费者,其实虫草花只是人工培植的菌类,和冬虫夏草没啥关系。

神话破灭莫再上当

当然,冬虫夏草的实际功用不能否认。自古以来,它就是一种名贵滋补药材,在治病延年、强身健体方面发挥着作用。

古人很早就注意到了冬虫夏草。清代文人蒲松龄不仅写出了旷世奇书《聊斋志异》,对中医中药也很有研究,他曾对冬虫夏草赋诗一首:“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无穷。”

对冬虫夏草的药效,医书中多有记载。《本草从新》称其“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药性考》载“秘精益气,专补命门”;《云南中草药》云:“补肺,壮肾阳,治痰次喘咳。”

现代医学认为,冬虫夏草可用于治疗贫血虚弱、阳痿遗精、腰膝酸痛,及提高免疫力、治疗病后久虚不复等。

冬虫夏草作为药材早已走出国门。清代中叶,法国人巴拉南来华采购冬虫夏草带往巴黎,后又由英国人带往伦敦。

冬虫夏草确有药用价值,但绝非万能神药。尤其是关于“抗癌”之说,一开始就扑朔迷离,存在混淆概念的问题。

上世纪50年代末,德国科学家观察到被蛹虫草寄生的昆虫组织不易腐烂,随后从中分离出一种腺苷类活性物质,即“虫草素”。后续实验发现,虫草素有抗癌活性,其活性物质为“喷司他丁”。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人们误以为所有虫草都含有虫草素,都能抗癌。而最新研究显示,在众多种虫草中,抗癌物质存在于蛹虫草和九洲虫草中,冬虫夏草并不含这种物质。并且研究者也不建议人们摄入过量的冬虫夏草或虫草素。

其实,对于商业炒作产生的不良效果,相关部门早已严令限制。2010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发文,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2016年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也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明确长期服用冬虫夏草有“较高风险”。

冬虫夏草神话已破灭,你还会继续服用吗?

其实,如果你经济条件许可,将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适当服用有益无害。但如果你把它当中药来治病,一定要通过正规途径求助医生,且不可轻信“神药”的奇效,以免耽误了疾病治疗!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