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食天下

庆丰包子铺三年反侵权仅获赔5万 维权成本高周期长

2016年11月18日     来源:新华网     编辑:YuRong      
1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对北京庆丰包子铺与山东庆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与不正当竞争一案做出再审判决,庆丰餐饮公司应停止侵权行为和使用“庆丰”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庆丰包子铺损失及费用5万元。

常遇商标侵权,又苦于维权成本过高,这已经成为老字号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老大难问题。11月17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对北京庆丰包子铺(以下简称“庆丰包子铺”)与山东庆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庆丰公司”)侵害商标权与不正当竞争一案做出再审判决,庆丰餐饮公司应停止侵权行为和使用“庆丰”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庆丰包子铺损失及费用5万元。长达三年的官司,最后获赔5万元且能否消除侵权影响还未可知,再次折射出老字号在维权中进退维谷。

三年仅换来5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有济南的投资者打算加盟北京庆丰包子铺,在工商部门注册时发现济南已经有一家以“庆丰”命名的餐饮公司,庆丰包子铺在得知情况后与这家公司进行联系,交涉无果之后庆丰包子铺以商标侵权向济南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山东庆丰公司。据报道,山东庆丰公司在经营当中突出使用“庆丰”这一商号,同样作为餐饮企业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庆丰包子铺则认为山东庆丰这些行为使得消费者产生了混淆误认,侵犯了自身的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庆丰餐饮提起诉讼,要求庆丰餐饮停止侵权行为、发布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及合理支出9万元。

但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并不如人愿,一审认定山东庆丰公司未构成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后山东省最高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判决。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给出再审判决,尽管胜诉,但判赔金额依然令人唏嘘。业内人士指出,即便是执行判决,是否能够真正有效消除影响还很难说,5万元的赔偿甚至都不一定能够覆盖相关的经济支出,更不用说这么长周期消耗的时间成本和相关人力成本。

维权成本高周期长

事实上挣扎在企业维权成本高泥潭中的不仅仅是庆丰包子铺,随着品牌意识的逐渐强化,不少老字号都加入了维权大军。

王致和维权案例是业内早期知名案例之一,1992年北京市王致和腐乳厂发现北京市顺义纸盒腐乳厂有侵犯“王致和”商标使用权的行为,最终法院判决顺义纸盒腐乳厂向北京市王致和腐乳厂交付赔偿金1元整,而这起诉讼长达625天。此外,天津“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张锠此前为维护对“泥人张”名称享有的专有权经历了为期七年的官司,法院判决侵权方停止使用“泥人张”作为产品名称和企业名称,并赔偿张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1万元。

一家老字号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早就知道市场上有些山寨店,甚至还路过假冒门店好几回。但因平时工作太忙无暇顾及,就算时间允许,但一想到要花钱、花精力也就觉得没必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提高侵权成本是关键

对于维权的必要性,张锠曾说,维权并不是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一门手艺、一个品牌的长久发展。在业内人士看来,老字号品牌和形象是无形资产,品牌本身也是对市场、对消费者的一种承诺,赔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老字号品牌形象的维护。

尽管不少老字号表态坚决维护,但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坦言,国内外这种司法周期都比较长,所以遭遇这类侵权通过司法维权的成本确实挺高。“仅仅靠老字号有限的资源本就难以应付众多的侵权,再加上维权成本高,最终导致恶性循环。”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也对老字号商标维权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从各地方情况来说,部分地区涉及地方保护主义,这增大了维权难度。从大环境来看,商标法和老字号保护工作也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针对如何破解老字号维权难的情况,赖阳建议,“政府管理部门可以鼓励第三方法律中介代理参与维权,如果成功的话多收取服务费,即使维权不成功,企业也不会有太大负担。这样的话,老字号维权的积极性也更高一些”。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