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粮油副食

粮食银行陷“三无”境地 建章立制成当务之急

2016年11月7日     来源:新华网     编辑:YuRong      
粮食银行就是:像存钱一样存粮食,存粮有息,通存通兑……

像存钱一样存粮食,存粮有息,通存通兑……近期在安徽、黑龙江、湖南、江西等地调查发现,一种名曰“粮食银行”的新型粮食流通业态在各地涌现,即企业代农户存储粮食,农民可按约定提取商品或折现,不仅破解了农民储粮卖粮难题,同时减轻运营主体资金和原粮供应压力。

然而,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去年以来,受部分粮食品种价格下跌、缺乏国家标准等影响,“粮食银行”运行中暴露出多重风险。其中,有的存在“跑路”“冒进”风险,有的甚至可能导致“系统”风险,威胁储粮农户利益。

存粮有息,通存通兑

“把粮食存在家门口的粮食银行,拿着存折能兑换东西,也能取钱,我家前几天还取了一袋面粉。”安徽省太和县原墙镇刘楼村村民刘东泉指着离家不远处的“粮食银行”说,他家种了7亩多地,今年收了6000多斤小麦,在家晒了两天就拉到粮食银行了,像这样存粮已有三四年了。

刘东泉是安徽三泰粮食银行一万多存粮农户的一员,这些农户存粮后都领了“粮食银行”存折。多位农户出示了“粮食银行”存折,《经济参考报》记者看到这跟存钱存折样式一样,上面印着“像存钱一样存粮食,存粮有息,通存通兑,降低粮耗,利国利民”,打开存折里面有账号、户名、地址、开户网点等信息,空白页上有日期、业务、品名、单价与规格、数量、折合原粮、结存数量等。

“存粮的方式有活期型、定期型和分红型。”安徽三泰粮食银行运营主体——安徽三泰面粉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祝跃华说,该公司在全县设置多个营业所,开展储粮兑粮工作。存粮活期型规定小麦存入后每斤每月可涨5厘钱的利息,一斤小麦一年可多涨6分钱,兑换商品和存转销时按存入价加利息计算。

不仅安徽,黑龙江、湖南、江西等地也涌现出多家“粮食银行”。记者采访了解到,“粮食银行”是企业(大多是粮食企业)借鉴银行业经营模式,利用自身仓储经营条件,代农户存储粮食,在通过契约方式保障农户粮食所有权的同时,将粮食经营权以“定期”或“活期”的形式让渡给企业,农民可按约定提取商品(成品粮、食用油、农资等)或折现的新型粮食流通业态。

“农民把水稻交给公司后,一种是活期,每个月比当时市场价涨一分钱,比如现在每斤1.5元,下个月涨到1.51元。”黑龙江省肇源县兴安粮食银行运营主体——松花江精致米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吉银说,“若是定期,比如一年后拿钱,一年涨1毛5分钱。如果着急用钱了,还是按照活期来,随时可结算。”

通存通兑是“粮食银行”发挥的主要功能之一。2014年11月,为创新为农服务新模式,提升为农服务能力和水平,江西省吉水中波农资公司成立了江西省首家“粮食银行”——中波粮食储兑所。该所负责人于端莲告诉记者,农民可就近将稻谷存进“粮食银行”,并拿到类似于银行“一卡通”一样的储粮存折。当农民需要时,可随时持存折到“粮食银行”各服务网点刷存折取回粮食,并享受约定的利息,同时也可兑换农资、大米、食用油等商品。

此外,农民还能享受到多元化服务。湖南省卫红米业有限公司于2013年7月创立该省第一家“粮食银行”。公司总经理周正春介绍,这家“粮食银行”实施“215”模式,2是指卫红米业与专业合作社成立子公司(卫红米业占股51%)。1是指一家粮食银行主要服务周边1万亩耕地。5是指服务内容涉及农资供销、技术信息服务、农机服务、烘干服务和存储兑换服务。

“不用担心卖粮难了”

多位储粮农民向记者表示,没有粮食银行时,新粮收上来后,家里要腾出地方存放,平常老鼠啃咬会产生浪费,有时新粮上市时不好卖,无奈之下就低价卖给粮贩。有了粮食银行后,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把粮食存到粮食银行,省得自己存粮了,也不用担心卖粮难了。”刘东泉说。

刚收获完今年种的600多亩大豆,黑龙江省克山县西联乡六合村农民孙勋宝像往年一样,把大豆送到了粮食银行——克山县昆丰大豆合作社。“放在那省心啊。”孙勋宝告诉记者,今年种了800多亩地,除了600多亩大豆外,还有200亩玉米。这么多粮食要是不送到“粮食银行”,根本没地方储存。

“把大豆送到粮食银行,检斤、过筛、称重,然后拿好票子就妥了。以后再因为水分蒸发、老鼠吃等原因造成的损耗,就跟咱一点关系都没有。”孙勋宝说,因为水分蒸发等原因,过了春节,100斤大豆少个三四斤很正常。

于端莲说,农民将粮食存入粮食银行,不仅可得到每吨一年120元的利息,还可按约定享受落价保底、涨价顺价的优惠。而且,农民存粮只需一个电话,收粮车就会开到农民家门口,既降低农民的运输成本,又能减轻损耗。

粮食银行破解了农民储粮、卖粮难题,也减轻了运营主体的资金压力。“粮食银行至少缓解我40%的资金压力。”周正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原来按照公司的收购加工能力,每年需4000万元左右的资金,但只能从银行贷到2000多万元。“我把稻谷收上来,等加工成大米卖出去再付钱,本质上是一种延期付款,我给农民的利息,其实比我从银行贷款需要支付的利息低。”

原粮供应多了,对企业来说粮源也稳定了。据祝跃华介绍,该公司有了稳定的粮源后,便可直接跟农资生产厂家联系,省去中间环节,帮农民拿到成本更低的农资,从实践来看,每亩地种子、化肥成本平均节省100元左右。“还可引导农户种植优质麦,帮助公司生产高端产品,提高核心竞争力。”他说。

缺乏标准陷“三无”境地

“这两年来学习得越多,我越害怕!”一家粮食银行负责人担忧地说,粮食银行处于“三无”尴尬境地:一无名分,“粮食银行”到工商部门注册不了,跟“地下组织”一样,随时有被关停的可能;二无门槛,宣传多了大家都来搞,现在连非粮食加工企业也来搞;三无监管,出现风险无人兜底。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前几年粮食市场行情看涨,各地粮食银行发展较稳健,运行成效初显。然而,去年以来,部分粮食品种市场价格下跌,加之缺乏国家标准等因素影响,各地的粮食银行在运行中暴露出多重风险。

江西省粮食局有关负责人认为,粮食银行是介于金融和实体之间的新型农业产业化模式,跟商业银行一样,存入粮食农民得利息,通过物物兑换也可获利。这种基于农民与经营者之间的相互关系的新生模式,在国家尚未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之时,农户把粮食存入,粮食市场的价格波动使之存在一定风险。

由于未设置准入门槛,粮食银行运营主体可能会冲破道德的约束,过分追求经济利益导致企业无法正常运转或破产,出现“跑路”风险,损害农民利益。江西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尹小健表示,农民将粮食存入粮食银行,存在一定风险。比如,粮食行情下行时,经营者的资金链一旦断裂或遭遇不可抗的自然灾害,无力支付利息或提供农资,到那时“跑路”就不足为奇。

“我们周围就出现过经营不善跑路的。”克山县一位合作社负责人说,有的农民把玉米放到一个粮食收购点那里,粮食收购点负责人承诺卖完粮后给钱,到时候会加一点价。但后来这个点经营不善,还欠着农民好几百万元,没办法还,粮食收购点的负责人就跑了。“这种情况给我们这个行业带来不好的影响,大家会因此不信赖这种模式了。本来多赢的东西,因为这种情况,打击了行业信心。”

“冒进”风险也不容小觑。各地兴起的粮食银行以企业自发行为居多,在发展定位、管理水平、操作流程等方面参差不齐,有的在小规模储售粮时运作自如,往往产生盲目乐观的心态,提出大干快上的目标,形成经营风险。

湖南省宁乡县粮食局一位干部指出,有的粮食银行需要注意发展步伐太快,极有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以一家粮食银行的规划为例,两年时间服务面积增加20多倍,这意味着收购资金要以同样幅度增加,同时加工和储备环节的机器、厂房、人工、运营成本等也要同幅度增加,风险太大。

更需要警惕的是,粮食银行涉及粮食生产、流通等众多环节,缺乏规范的规章制度,甚至个别地方加工作坊也挂着“粮食银行”的招牌,发展情况良莠不齐,容易形成风险漏洞,如果出现问题或将形成连锁负面效应。

  • 中研网
    发现资讯的价值
  • 中研研究院
    掌握产业最新情报

中研网是中国领先的综合经济门户,聚焦产业、科技、创新等研究领域,致力于为中高端人士提供最具权威性的产业资讯。每天对全球产业经济新闻进行及时追踪报道,并对热点行业专题探讨及深入评析。以独到的专业视角,全力打造中国权威的经济研究、决策支持平台!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报道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注明"转载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研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
烦请联系:jsb@chinairn.com、0755-23619058,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