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报告

棕桐油
2015-2020年棕桐油产品定位及价格策略专项调研报告
棕桐油行业研究报告主要分析了棕桐油行业的市场规模、棕桐油市场供需求状况、棕桐油市场竞争状...

热点报告

果酱
2015-2020年版果酱产业政府战略管理与区域发展战略研究咨询报告
区域产业规划是地方经济发展战略的核心内容,是各级政府部门发展相关产业的“路线图”。特定区...

无牌无证“裸奔”安全 餐饮如何能安全

2015年10月13日 食品信息网 文章来源:互联网 打印
 

  “这个行业目前处于全凭良心干活的状态”,同样的评价出自多个曾经经营过托管班的行业人士之口。监管空白的现实,申请牌照无门的尴尬和无奈,使得校外托管班至今仍处于野蛮生长状态。另一方面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学校周边托管班大多以家庭为单位经营,质量良莠不齐,营业执照、收费标准到食品安全、消防安全等一系列关键要素均处于监管空白状态。看起来很放心的托管班,实则隐患重重。

  家庭式小作坊隐匿居民楼

  托管机构有多抢手?记者以家长身份随机走访越秀区东风东路小学、育才学校等学校周边托管班,均被告知空床位只有一两个,还有其他家长这两天也来看过,合适的话要早点报名缴费,不然晚一些可能没有位了。

  2014年广州市出台《广州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小学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财政补助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对校内的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给予财政补助。但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孩子托管难现状,无牌无证经营的社会托管班仍供不应求。

  记者从腾讯地图查阅到的广州市全市托管班数量为205家,其中越秀区占据10%的份额,为20家左右。从高德地图上搜索广州市带“托管”字样的场所,这一数量则更少,全市仅为80多家,其中越秀区、天河区两个区都仅有10家不到。

  但托管班的真实数量绝非如此。早在2014年初,广州市人大代表、东风东路小学校长陈晓便向外公布数据称,“以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小学为例,在学校周边的托管班就有60多家,学校3000名学生中有31%放学后参加类似的中心或小作坊托管”。

  聚焦

  托管业四宗罪

  餐饮:仅凭老板良心

  种种因素叠加带来的结果是,校外托管班变成了一个“凭良心办事”的行业。“大部分的托管班以幼儿园的伙食标准为标准”,提及托管班的餐饮状况,梁广直言,“这个行业没有相关法律规范,还是以良心为准则去做事情,餐饮大部分都是以节约成本为主,所谓的营养搭配更多只是有荤有素。”

  托管班经营者并未能向记者提供卫生、餐饮等相关执照,其能给到家长最大的定心丸是住家饭———“我们自己的小孩也在这里吃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我和我拍档的孩子也在这里的学校读书,目前托管在这里的孩子都是朋友介绍送过来的,我们也是学生家长,自己孩子也在这里,家长们对吃和住是最放心的。”

  二一则指出,就餐饮条件来看托管班行业可以说是“参差不齐,完全看老板的良心行事”。激励托管班提高标准的,往往是学生家长和周边竞争对手,“最大的制约是家长,如果条件不好,周围竞争对手多,他们就难以维持,一般孩子说喜欢吃家长就感觉过得去,其他质量,真是无法保证”。

  消防:全赖小区物业

  消防安全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记者走访中发现,不少落户在小区里的托管班都在较高的楼层,平时上下楼都要乘电梯。有的小区户型较小,每层楼的走廊和楼梯都非常窄,多数托管班并没有自备消防器材。

  数据话托管

  ◎托管班的真实数量有多少?早在2014年初,东风东路小学校长陈晓便向外称,“以东风东路小学为例,在学校周边的托管班就有60多家,学校3000名学生中有31%放学后参加类似的中心或小作坊托管”。

  ◎赵老师家50平方米的两居室被改造成男女生两个卧室,摆满了木制的上下铺,每个房间大约能容纳10-12个低年级的小学生。

  ◎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前后东风东路一带托管班全托班(午饭+晚饭)每月价格在900元-1200元。但从记者最近走访的情况看,最便宜的午托班也已到700元/月左右,高的则要1000元以上。

  无牌无证“裸奔”安全、餐饮全凭良心

  实际上,为数众多的托管班隐匿在学校周边的居民楼里,其特点之一是家庭式小作坊经营,通常托管班老板自己本身便是全职妈妈,自己家孩子也在周边学校上学,生源则来自于朋友、学生家长之间的“口碑相传”。

  记者走访发现,以东风东路小学周边的锦城花园小区为例,其内的托管班数量便不下10家,且均是家庭式小作坊经营。

  “我原来自己也上班,为了照顾孩子才辞职,这也是个无奈的选择”,赵老师住在东风东路锦城花园,两个孩子都在东风东路小学上学,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前往咨询。“一开始是有邻居让我顺便帮她接孩子,我女儿的同学想要跟着我们家吃午饭,我才慢慢考虑办托管班。我们这里其实很多这样的”,赵老师说。

  记者看到,赵老师家50平方米的两居室被改造成男女生的两个卧室,摆满了木制的上下铺,每个房间大约能容纳10-12个低年级的小学生。客厅则是一张大餐桌以及和学生人数相当的课桌椅。

  育才学校周边居民楼同样有数量不少的托管班。其中一家托管班的经营者是秦小姐和另外一个全职妈妈,她们的孩子也同样都在育才学校上学,照顾自己家孩子上下学的同时,也将自己家改造成托管班。

  不告不管,不出事不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这些家庭式小作坊运营的托管班,基本上都处于无牌无证的“裸奔”状态。

  “无牌无证经营的托管场所占据了80%左右”,幼儿教育专家、冉悦教育合伙人梁广曾为开办托管班走遍广州市内大小托管班,所见托管班大多处于无牌无证经营状态。曾经营过托管班的行业人士二一(化名)更直言“根本没有合法的托管班”。

  正因为如此,不敢公开招生、靠朋友圈之间“口碑相传”,无牌无证的托管班,也无法和家长之间签署合同或者协议。“我们没法跟家长签合同,大家都是相识,图的是互相信任”,上述托管班负责人赵老师如是表示。

  现实的尴尬却是,校外托管班涉及工商、教育、消防、卫生、交通等等多个部门,但根据现行相关法律法规来看,并不属于教育行政部门管理的教育机构,也没有上述部门对其进行直接监管。“据我所知,目前没有正式的托管牌照可以申请,政府并没有承认托管的存在合法,现在不是打擦边球就是无证状态”,二一称,托管班打擦边球的方式通常是申请文化公司或者补习机构牌照等,之后再兼营托管。

  托管班经营者也被迫面对这种无奈———牌照申请无门。“我们这些托管班都是没有工商注册的,不知道哪个部门机构可以申办,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倒是希望合法化,除此之外,好像有些小区是不给办托管的,所以我们都不公开的”,赵老师说。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不告不管,不出事不查。“没有准入门槛,也没有追责机制,无牌无证的托管班,一旦小孩出事,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了”,梁广说。东风东路小学校长陈晓也曾公开指出,由于行政管理权限不清,无证托管班几乎无人监督管理。陈晓建议,应发挥工商、街道等多部门监管功能,确保托管班规范及健康发展。

  2014年初,广州市法制办发布《广州市学生校外托管机构服务与管理办法(草案建议稿)》,也指出目前校外托管班存在的诸多问题,其中一点便是广州市缺乏规范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的专项立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对规范校外托管机构工作造成了阻碍。

  托管业四宗罪

  当记者以家长身份向托管班负责人提出这一疑问时,有负责人如是解释:“我们自己每天都跟班,非常注意安全问题,小区物业也有定时检修消防设备”。

  收费:无标准,日渐增长

  收费标准同样是一片空白,但无疑日渐增长。根据公开报道的数据显示,2009年前后越秀区东风东路一带托管班全托班(午饭+晚饭)每月的价格在900元-1200元左右。但从记者最近走访的情况来看,最便宜的午托班也已经去到700元/月左右,高的则要上千。

  二一告诉记者,不同区域的托管班收费标准,主要由其所在地的消费水平决定,“附近托管班之间会自然形成他们的行价”。

  辅导老师:大学生兼职居多

  

  激烈竞争之下,即使小型托管班也开始走“一条龙服务”,从接送、饮食、休息到辅导作业一应俱全,然而谁来辅导作业?记者发现,不少托管班在58同城等网站上的招生信息虽然写明是由专业老师进行辅导,但实际上兼职大学生居多。上述赵老师表示,其就曾聘请过大学生兼职为其托管班学生辅导作业。

标签:无牌无证 餐研究报告 无牌无证 餐行业市场研究报告 无牌无证 餐饮行业资讯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组织机构
·发展历程
购买帮助
·征订方法
·付款帐号
·常见问题
中研普华
大品牌 买放心7天×24小时
400-086-5388
客户服务
·尊贵客户
·服务承诺
·产品配送
公司实力
·实力鉴证
·媒体报道
·招股书引用